张凌末

这周补课,下周见

【白赤】少女阴阳师和妖狐式神解不开的情缘·六十八

不得不说,这是两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少女。

被认为是不详,一开始就在“地狱”的黑红就不说了,当涅槃之火被封印后失去一切价值的棂叁更是从“天堂”跌到了“地狱”,毕竟,失去价值的人,不被家族需要。

孰好孰惨,谁又知道?

棂叁都觉得可笑,有时候人甚至比妖怪还残忍,接着狠狠地摇了摇头,把杂七杂八的想法甩掉,觉得这种时候自己更应该想想怎么给白先生分忧,想到这里,棂叁赶紧打破这种让人抑郁的气氛,“黑红,我们赶紧练习一下我们的火焰吧,能掌握的话应该能给白先生们出更多力吧?”黑红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甚至有点惊讶,棂叁居然有比自己还务实的时候。

“树说我的灭神黑焰针对的是精神,没办法造成实体的伤害,这种东西怎么练啊?”然而务实的棂叁依旧无法改变事实,相比深思熟虑的白,棂叁的行为更像是“重在参与”,对于这个让人不省心的姐姐,黑红略感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随手把手里的小火苗扔在地上,开始思索着要不要把黑强行拉起来让她陪自己到大鬼雪山抓厉鬼练手,却忽然听到棂叁略带颤抖的声音,“黑,黑红……你知道怎么灭火吗?”

黑红诧异地抬起头,发现自己刚才无心抛出的小火苗居然没有熄灭,在青草上燃烧着,青草没有一丝焦黑的痕迹,反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着,没过多久黑色火焰开始蔓延,但凡沾到的草叶纷纷枯萎,隐隐有野火燎原的架势。

“啊啊啊啊啊水水水水水水啊!!!”

“喂喂喂不要被烧到身体上啊!”

“水没办法灭火啊怎么办啊?!呜啊要烧到屋子了!”

“里面的人快要啊诶诶诶诶诶诶不不不不要去烧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后树面对着整个草地差点被烧毁并且要顺道毁掉参天古树的情况下无奈出手把整片地皮铲起来扔到了石头上,火才慢慢熄灭,树略感无奈地看着一群穿着睡袍在冷风中瑟瑟发抖的客人们,又打量了一下一片狼藉的“犯罪现场”,在瞄了一眼远处躲在残骸后兴致勃勃地看戏的众雪女,就算是温文尔雅的树也不禁苦恼地扶着额头,望着眼巴巴看着他的狐狸和两个少女,他极度无奈地耸耸肩,“今晚想要有个被褥都不可能了,大家凑合凑合吧?”

说罢又转头看了看两个始作俑者,“我想你们对自己的能量都有初步的认识了,我认为对你们最初预定的训练目标也要加强了,但是今天太晚了,大家先休息吧。”

白很绅士地把身上的睡袍给棂叁披上,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的身材给脸皮薄的棂叁带来多少冲击,随便找了个靠近大树的平地邀请棂叁一起入眠了,黑直接把黑红当成了抱枕,至于剩下的三个……

变成狐狸的三个表示,没有枕边人,还是当个犬科动物吧。

【白赤】少女阴阳师和妖狐式神解不开的情缘·六十七

“滚滚滚!”黑被搞得一阵头晕眼花,晃晃悠悠像个打转的陀螺,还是坚强地晃到了黑红身边,“靠,咱们几个大男人不行,也不能让小姑娘乱来啊?”说罢想要伸手将黑红往身后推,哪料黑红一阵的不爽,即将被黑拍中的肩膀忽然冒出一股黑色火焰,黑的手刚碰上那黑色火焰就是浑身一个哆嗦,再次僵在原地,“不要小看少女啊。”树在旁边略显无奈,手指一勾,黑红肩膀上的火苗一吐,一小团火星飞到了树的手里,“介绍一下,这是灭神黑焰,凤凰对于精神的攻击。”接着又伸手取了棂叁身上的一点火焰,相比刚才的从容淡定,树取棂叁身上的火焰显得小心谨慎得多,“涅槃之火,凤凰对肉体上的攻击,能烧着这个世界上一切,不光是是岩石树木,甚至是黑暗的力量,也会被瞬间驱散。”

全体寒战。


白若有所思,他算是知道当时在黑失控的时候棂叁是怎么不受他身体上黑雾的侵袭而接近他的了。


比起黑急于探索新大陆一样的落落大方,棂叁显得紧张又胆怯,她不同于黑红,从小就知道自己身上有很厉害的火焰,但自从她身上的火焰一次突然失控,瞬间烧垮了几间阁楼,差点造成大批量伤亡后,无论棂家的老东西们怎么劝,她都毅然决然地封印了自己的力量,再不动用。


脸忽然被一双手覆上,棂叁回过神来,看见白正非常认真地盯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棂叁只觉得白的眼神里有一种炽热,棂叁自己也感觉被这种炽热渐渐烧着了,“很亮啊。”白看得有些痴了,此刻身带火焰的棂叁竟让他莫名亲切,甚至是与记忆里的什么东西重叠,交融,身体早就不受控制地凑上前抚摸着棂叁的脸,那种能把一切都烧毁的火竟然只是让他感觉很温暖。


“滚!要调情找个没人的地方!”脑袋上忽然遭到暴击,瞬间肿起两个包,4989和2948同时出手,并异口同声地表示斥责,最后由2626将昏迷的白抗走,棂叁还兀自沉浸在刚才的火热之中,直到白被抗走,棂叁才微微一笑,心中有什么节似乎正在被解开。


“没想到我们两个吃瓜的最后也会卷入他们的事情里啊——”清幽的月光洒在庭院里,棂叁和黑红相对而坐,黑红叹着气,“唉,你说我们两个,应该是不务正业的代表吧?明明是阴阳师,和式神相爱也就罢了吧?身上居然还有神兽的力量,甚至要参与到妖族的争斗里……”黑红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连连叹气,棂叁在旁边听着她的牢骚,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但是我们愿意啊,为了我们的妖狐先生们,我们可要全力努力啊。”棂叁说到这里自己的脸不禁都有点红,赶紧低下了头。


黑红也点点头。


“毕竟我们的家人从未善待我们,与其与他们厮混,还不如和妖怪抱团取暖。”

【白赤】少女阴阳师和妖狐式神解不开的情缘·六十六

“八尾头子?”4989有些诧异,随即打了个寒战,和2048以及2626对视一眼,白在他们眼里看到了忌惮,“该死的,千算万算忘记算上他。”4989骂了一句,“没有他,我们可以轻松取胜,但是有他……”2048叹气,黑有些不耐烦,打断他们直接切入正题,“喂喂喂,我和白只是想确定他有多强罢了,你们搞什么?现在就蔫了的话也别想着复仇了!”2626斟酌了一下,和4989以及2048交流一下看法,最终回答,“1146,也就是你们,再加上我和4989,差不多,能和他勉强打个平手,想要取胜,除非加上2048,但那岂不是无力对付别人了?”白也不禁色变,那真的只是个八尾?居然如此恐怖啊,难以想象,只有几只九尾联手才能取胜……

“那家伙把你们的先祖给吃了哦。”一句轻飘飘的话差点把白等狐压死,齐齐回头一脸震惊地看向慢悠悠走过来的树和跟在后面的棂叁黑红,树被他们的眼神盯得有点无奈,回答道,“他那个时候差点被卫道士先生(树给九尾先祖起的绰号)打死,只有吃掉卫道士先生一个途径能活下去,万万没想到他还成功吸收了卫道士先生的力量,八尾本来就是变异而来,二次变异也很正常嘛……”


4989打了个寒战,看向白弱弱地问,“兄弟,胜算……多大?”白略显绝望地摇了摇头,“不知道。”


“与其闷闷不乐,不如找帮手,看看我发现了什么?”树却完全没有收到狐狸低迷气氛的影响,手一翻,那片火红的羽毛出现了,几只狐狸远远感受,都觉得身上的毛要被烤卷了,“这是什么玩意儿?”2626不敢上前,只有远远观望,“羽毛。”


“谁不知道,说重点!”2048有点不耐烦。


树耸了耸肩,直接把手里羽毛一弹,轻巧柔软的羽毛瞬间化成一道红光,分裂成两条钻进了棂叁和黑红的身体里,“轰!”棂叁和黑红身上同时蹿出火焰,不同的是棂叁身上的火焰喷出一丈多高,自身几乎难以控制,地面上的雪不仅融化了,连草也烘干、点燃,黑红身上的火焰却附在身体上,只有五指高,同时透出寒冷的气息,本来就白雪皑皑的地面上结出了道道冰霜。


树完全没有狐狸们下巴掉到地上的惊讶,平静而愉快地回头,“这个援兵还不错吧?”黑第一个回过神来,直接冲到树面前抓起他的领子,“我去你的老妖怪你对黑红使了什么邪术我告诉你胆敢伤黑红一个头发丝我……”


树略感无奈地在黑的头上一点,黑瞬间呆在原地,手里的树也脱手了,树很淡定地整理了一下领子,无视狐狸们惊恐的眼神,在白警惕中带着询问的目光下淡淡回答,“她们俩是一只凤凰的转世,在转世中一分为二,阳成了棂叁,阴成了黑红,但是黑红的力量薄弱从未显露,棂叁身体里的力量失去压制常常误伤别人,所以棂叁主动选择封印力量,刚才我只是用她俩一丝发丝形成的真正的凤凰羽毛让她们觉醒罢了。”


“凤凰可是不输给远古九尾的远古神兽,也将会是决定你们此次决战胜负的关键。”

【白赤】少女阴阳师和妖狐式神解不开的情缘·六十五

把种种情绪抛诸脑后,白重新把思绪拽回起点,如何成功向八尾复仇,如何弄到狐族现在的情况,最把握的方式是某狐作为间谍潜入,凭借九尾的能力,这并不困难,但是一旦被发现,那只狐可能要面临被人围殴的境地,到时候就是祸福难测了。

忽然脖子一紧,一只手把自己提了起来,“把白这家伙借我用一下。”黑的声音传来,白略感不满地睁开眼睛,怀疑这货是看自己能趴在美人大腿上享受而心里不平衡,一抬头却对上黑一脸的认真。


黑把白拽到一片雪林里,“你在思考取胜的方法吧?”黑开门见山,白点点头,“必须打算好。”“你一直是我们之中最稳重谨慎的,”黑不无佩服地感叹,随即正色道,“既然如此,我这里有一件事一定要告诉你。”


“我,不,不对,是1146,见过八尾的头目,狐族的族长。”黑无视白一脸的震惊,捡起一根树枝,在雪地上画起来,他的画工一般,时不时要把雪给抹去,重新改正细节,说到这里,他因为愤怒直接把树枝折断,甚至让爪子直接嵌入掌间,丝毫不在意滴下的血把雪地染红,“就是这家伙……他杀了老师,他完全能碾压发狂的老师,1146亲眼看见了要不是老师施法让他无法动弹,那个混蛋一定会发现1146不是一般的九尾,是远古种,一并干掉他……!”


老师……白也低下了头,老师是一只很和善的九尾,排除杀戮时,他一直笑眯眯的,交给1146和他的朋友们战斗技巧,某种意义上,多亏老师,几只狐才能活下去,但是老师在几只狐还年幼时就因为无法恢复的发狂而被八尾“清理”了。


“他是八尾,老师是发狂的九尾,他怎么杀了老师?”白用有些颤动地声音问道,他有种预感,要重新评估敌我双方的实力了。“何止是杀了!”黑情绪略感激动,狂傲如他,回忆起那个八尾,眼神中都透露着忌惮,“一击重伤,两击灭杀,老师的战斗力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是我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全力以赴,也要联手才能和他抗衡……”黑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可是我们没看见他与对手全力以赴地战斗,对他的评估会有偏离,他这辈子受到重创也没几次吧,和九尾先祖一次,还有呢……还有吗?”


两人同时瞳孔一缩,同时对视一眼,起身朝着四九、2048、2626所在的地方狂奔而去。


那个比发狂九尾还妖孽的存在有两次被重伤,一次是被那位与树厮斗的九尾先祖撕下半张脸,另一次就是全力阻止1146,他拼着受了重伤把1146打入黄泉,否则1146把整个狐族屠了都不是没可能。


四九他们肯定目睹过1146与他的交战,问他们说不定有戏!






PS:为了统一,以后的文里四九还是用编号4989吧(・ω・)ノ

【白赤】少女阴阳师和妖狐式神解不开的情缘·六十四

白曾经疑惑,现在依旧疑惑。更疑惑的是1146从未产生怀疑,在他心中,那就是窗户,照进来的就是阳光。

难不成有什么记忆被忘记了?白觉得很有可能,黄泉之力可以撕裂一切,包括记忆,唉,难不成1146唯一感到安慰的记忆也要失去吗?白闭上眼睛,心神沉入,他想试试看沟通1146的精神体,虽然1146受尽痛苦,完整的他从未看过外界的精彩,但是奇迹般的,他的精神体仍然是光明的,故而被白继承。


说不定这个窗户是现在难题的突破口,毕竟它是那么不寻常。


这很冒险,白叹了一口气,1146的精神体很脆弱,毕竟严格意义上他已经不存在了。


一个白发少年蜷缩着,身上发出淡淡且微弱的白光,努力抵御着四周如烟霾般围绕的黑暗,但是黑暗正在拼命侵蚀那一片光明,这似乎让少年异常痛苦,他的表情浮现难受,把身体蜷得更紧了。


但接下来的一幕让白大吃一惊,一个模糊到几乎看不清的红色身影在一片黑暗中忽然出现,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红光,轻松驱赶了身边的黑暗,她四处看看,看见少年,快速奔过去,黑暗一触碰到红色身影身边的红光就立刻崩溃了,人影跑到少年身边蹲下,手轻轻抚摸着少年的头,少年抬起头,看到人影后开心极了,起身抱住人影,他身上的白光也大胜,驱赶了黑暗……


白惊醒了,棂叁吓了一跳,白先生原先顺滑的毛忽然炸了起来,甚至爪子也不自觉握笼,扎得她的大腿有点疼,“白先生?白先生你没事吧?做噩梦了吗?”棂叁关切地询问着,白大大地喘了几口气,摇摇头,“不,红你继续吧。”


那个人影是谁?白觉得迷雾非但没有消退,反而越积越多了,一个人的精神体是不可能出现除自己以外的景象的,除非……白抬头看了看棂叁,棂叁也回望他,他又低下头。


伴侣,精神体只可能时不时出现与那个人情投意合的伴侣,白从未看过自己的精神体,但是他很确定那里有棂叁的一席之地。


不对!白震惊了,怎么可能?1146有伴侣???四九他们从来没有提过啊,难不成他们这些1146的生死兄弟也不知道……1146他……故意隐藏了一个人,并且那个人成了1146的伴侣。


而且那个人很轻松地驱散了1146内心的黑暗,基本上可以说是1146精神支柱一样的存在,那个人影是谁?白感到有些颓丧,不过也有点为1146感到快乐,要是没有这个人,1146可能在身体上和心理上一起变成“怪物”。


与别的狐狸们不同,1146比他们更敏感、内敛、沉默甚至温柔,也让他更容易堕落。


要是没这个人,大概自己甚至不会存在吧,自己这个1146的光明面,白打内心感谢那个人影。


谢谢你啊,让我存在这么一次。

【白赤】少女阴阳师和妖狐式神解不开的情缘·六十三

“想要报仇,首先要知己知彼。”2048一脸正经地分析道,“我们要首先确定己方和敌方的战力……白,你加入我们的复仇吗?”

是个问题,毕竟白虽然是1146的一部分,但并无悲惨的回忆。


“于情于理我也应该参与。”白淡定回答,“我们现在诅咒接触,可以尽情释放九尾的力量,但是……九尾的力量有多强大呢?八尾的战斗力倒是方便测量,只要向树先生咨询就可以了。”白思索着,最好的方法就是找一个无人的地方、一个假定目标来进行测试,但这种地方可不好找啊。


黑红捂着脸,几乎看不下去了,“大鬼雪山人迹罕至、恶鬼众多,请动动脑子吧狐狸先生们。”


黑红是全场的小机灵鬼。


随后几天死寂的大鬼雪山硬生生被几只狐狸搞得乌烟瘴气,平时四处游荡的各种鬼怪如今全部龟缩在雪层之下免得当了某几只狐疯子的靶子。


树和菊则安心招待棂叁和黑红。


日薄西山,棂叁听到远处隐隐传来的交谈声,“嘿嘿,没想到我们这么厉害。”“是啊,把那几个死八尾打趴应该没问题了吧?”“还是小心谨慎一点,万一一个不留神咱们可就都栽在那里了。”棂叁开心地站起来,“是白先生他们回来了!”随即一个箭步奔上前去,黑红也跟着迎上去给狐狸们端来,两个人并没有注意到,一个极细微的绿色风刃迅速扫过她们,一缕发丝被切下,随风飘到了树和菊所坐的木桌前。


树淡定地品着茶,手里把玩着黑红的头发,放在手里一捏,再次张开时掌心中已成了黑色的小羽毛,菊将另一片红色小羽毛递给树,树抓着两个羽毛再次一捏,张开时掌心有一片火红的羽毛,区别于刚才棂叁头发变成的羽毛,散发着生命的活力,其中火热的气息更是让树也暗感震惊。


要是是羽毛的主人……树估计了一下,能化开整个大鬼雪山三分之一的雪吧……


毕竟大鬼雪山还是一条异常幅员辽阔的山脉什么的……


旁边的菊倒是依旧淡然,只是感叹,“是啊,就仿佛是太阳一样呢。”


白一边爬在棂叁大腿上让她给自己撸毛,一边沉思着,不得不说,棂叁给他撸毛的时间是他心境最平和的时候,很多事情都能理顺。


自己这几只九尾正面与八尾死磕估计讨不到好,毕竟他的目标是活着成功报仇,他和黑都有一定要活下去的理由。


那么只能偷袭?但是自己不了解目前狐族的情况,1146大闹狐族后狐族的格局都有可能改变了。


最好能想办法打探一下,但是要怎么做?间谍?是从己方暗度一个进去还是策反狐族中的一员?


白甩了甩脑袋,理论到此为止,还要多加尝试,那么,还有一件事自己想不通。


地牢里,窗户真的能照进阳光吗?

【白赤】少女阴阳师和妖狐式神解不开的情缘·六十二

“红。”一声熟悉的呼唤声传进了棂叁耳朵里,下一秒,熟悉的怀抱,熟悉的温暖,熟悉的声音引得棂叁欢叫一声,“白先生!你回来啦?”随即黑红也笑眯眯地走上来,拍拍黑的肩膀,“小黑,怎么样啊?那个老妖怪没为难你们吧?”随即向后退了几步打量一众狐狸,满意地点点头,“嗯嗯,看样子你们相处得很愉快嘛,要不然也不能这么完整地回来。

几只狐狸只觉得背后湿了一大片,是啊,幸亏树没为难他们,否则别说完整回来了,那山神动动手指头自己就得变成一把灰。


正在红兴高采烈地去给白倒麦茶时,菊也缓步上前,“几位与树先生相处得是否愉快?”白刚想开口就愣住了,几只狐狸一起把目光一起聚在菊身上,菊……他们的目光并没有让菊的表情有一丝波澜,依旧是端庄典雅的笑容,“几位可有什么疑问?”四九吞了一口口水,“那个……菊小姐……嗯……冒昧问一下……你有儿时的记忆吗?”


这是在套话,虽然很拙劣。


菊依旧是笑眯眯的,歪着脑袋仔细思考了一下,摇摇头,“雪女并没有童年呢~”2048叹了一口气,是啊,那个典雅的人类女子想要保持记忆可不是简单事,不,几乎没有可能。


“硬要说的话……我的童年回忆应该是上辈子的事情吧……”菊的下一句话如当头一棒,差点把几只狐狸砸昏过去,只有棂叁和黑红面面相觑,黑红感受了一下气氛,随即就咧开嘴,无声地乐开了花,悄悄把嘴巴凑到棂叁耳边,“但会儿我们一定能从小黑他们那里挖到大机密。”棂叁一脸疑惑想要开口,却被黑红异常及时地捂住嘴巴。


“你你你你……你记得啊?!”2626的下巴几乎拖地,“4989,掐我……嗷嗷嗷嗷嗷疼疼疼放手!”


四九一脸无辜地杀手。


棂叁更迷糊了,张口想要说话,却被菊用手指轻轻堵住嘴,“少女啊都有一两个秘密哦!”菊笑得非常开心。


不远处在参天古树一个高高的树枝上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树只是笑笑,一口将手里的神仙醉一饮而尽。


我们之间保持了几千年的默契居然被一群外来人人打破了啊……不对,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出现……


应该是我们早已忍不住想要拥抱彼此吧?


好开心,开心到想要一醉方休。


树迷迷糊糊地想,狐狸和阴阳师们,谢谢你们了。


菊快步离开后没一秒黑红就窜到黑身边打听起情报,棂叁用疑惑的眼神看着白,看得他一阵心慌,“秘密,红,菊小姐说了,这是秘密。”白偏过头去故意不和棂叁对视,随即眼角余光就瞅见棂叁脸上满满的“是吗啊我好失望但是问了会给白先生带来困扰还是不要问了啊好好奇啊我明明那么想知道……”


还有损友们因为自己让女孩子不高兴而产生的公愤。


“补偿。”白身子一蹲变成毛色洁白的狐狸,几步走到棂叁身边蹲下,棂叁一看立刻开心起来,蹲下给白狐狸顺毛。


白舒服得眯起眼睛,瞄见损友们嫉妒的眼神,享受的样子更甚。


这种幸福,你们无福消受啊。

【白赤】少女阴阳师和妖狐式神解不开的情缘·六十一

树一脸淡定地摆摆手,“最后那位卫道者先生成了第一个‘怪物’,杀了大部分前去的八位……嗯……好像只有领头的逃了?但是也伤得很重啊脸皮都被扯下去大半张。”

四九表示淡定陈述的你才是最可怕的。

树只是呵呵笑着假装什么也不知道,“这件事是九尾和我的帐,但是已经足够了,九尾欠我的早在很久以前就还清了,我已经把诅咒解除了,某种意义上……”

“你们自由了。”

一行清泪从在座每个人的眼角划过,无论是白,亦或是树,也有别的九尾。

他们再也不是怪物了。

“喂,11……白,你今后有什么打算?”走在巨树之下的小路上,2626开口了,“我?”白张了张嘴,才哑然发现,摆脱了怪物这个身份,他真的获得了可以做想做的事的自由。“陪着红吧?她是我的……”白支支吾吾半天,脸从苍白转为了火红,一阵阵蒸汽从脑袋上钻出来,“不就是你的伴侣吗,白你这家伙在扭捏什么?难道还想翻脸不认人?”黑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哼声,随即戏虐到,“才没有!”白的面子真是有点挂不住了。

“说到黑,你以后呢?难道也要跟那个红瞳小姐厮守一辈子?”2048忽然嘀咕道。

寂静。

黑的嘴巴微张,喉咙里含糊地滚动着声音,却始终说不出口。

他自始至终都无法忘记,忘记那狐族带给1146的创伤,复仇一直是他的第一要务,但是黑红呢?这个阳光一样的女孩更让他放不下。

然而作为1146的黑暗,他必须复仇,否则积聚的阴暗会开始发酵、膨胀……黑有理由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变成当年的树。这,是黑红想看见的吗?

好羡慕白那魂淡,黑低下了头,可以无所牵挂地去守护心爱的人。

四九的拳头握得啪啪响,2048的眼睛里逐渐攀爬上密密的血丝,2626嘴中不断传来磨牙的声音,在场除了白,没人能保持绝对的冷静。

对狐族、对八尾的恨深深嵌在每一个九尾的心中,树的诅咒固然是让他们举步维艰,但八尾的禁锢和虐待才是将他们拖入深渊的真正魔爪。

“看来,我们现在只得到了身体上的自由,但是灵魂的自由,只能让我们自己去争取啊!”2048嘴角翘起,语气阴森至极,依旧沉默,但是一种不言而喻的认同默默传播了。

白叹了一口气,在深渊恐怖的回忆他没有,但是隐隐约约的模糊影像能让他依稀知道,1146层经历过什么。

那是一个妖兽大坑,比上次红遇险的还要大,大无数倍,所有的九尾每天被迫被赶到妖兽大坑中,不死不休地战斗,平时则呆在暗无天日的地牢中,很多时候,一个九尾狐到死都看不到一丝太阳……

太阳???

白忽然想到,1146见过太阳,很多次,一扇小窗透过温暖的阳光,1146常常蜷缩在阳光照得到的那一小片地板,一躺就是一天,这个时候,一个火红头发的身影会过来……

白有些无奈,黄泉之力撕碎1146的灵魂时,把所有关于红发人影的记忆全部撕碎了,如今只能模糊地看到是一个人影。白叹了一口气,应该是1146一个英年早逝的红发九尾狐朋友吧?

白还是一如既往的单纯。

QAQ对不起消失了一阵子,事实是我的手机在家里丢了,嗯,我们家那么大点地方,究竟为什么会丢至今是个迷……

但是我其实已经初三下了_(:3」∠)_所以母上大人勒令我停更一阵子……

对不起,咱们六月中旬见

【白赤】少女阴阳师和妖狐式神解不开的情缘·六十

只是这样也……雪女们叹了一口气,菊很有可能,失去先前的一切记忆,除非她的意志真的那么顽强。


树讲到这里,并没有再说什么,下一秒,暴雨般的拳头落在身上,他一动不动,被打翻在地,除了白以外,另外四只都加入了围殴队伍。


大概打了有十分钟吧,树发觉没有动静了,起身抹掉嘴角的血迹,笑了笑,“消气了?”四九冷冷地瞪了他一眼,“要不是你已经收回了诅咒,还救了我们的命,我拼上死也要把你碎尸万段!”


树却对这充满煞气的话毫不在意,耸了耸肩,“我知道,我对你们造成的伤害说什么都于事无补,我在苏醒后看见九尾遭受到惨剧也很后悔,但是当时我太虚弱,在不久前才收回了诅咒和力量,实在对不起。”


二六忽然打了个寒战,收回力量……


也就是说这货现在是一个处在全盛时期的超级山神啊!!!我们刚才围殴山神了啊!!!


很快别的狐狸也意识到了,后背瞬间来了个透心凉。


“山神的,也就是我的故事讲完了,但是我这里还有你们那位狐妖祖先故事的后续,有兴趣听一听吗?”树擦了擦脸,上面的淤青瞬间消失了,抬头看见一脸惊愕的众狐狸,他拍了拍大树树干。“我是山神啊,大山所有的记忆我都能查阅。”


九尾狐望着消失的山神,瞳孔紧缩着,忽然脑海开始一阵阵模糊,让他难以抗拒,眼前也渐渐赤红一片,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


想要鲜血,想要感受肉被撕裂的拉扯样子,想要看着温热的心脏被扯出……他跪倒在地上,拼尽全力抵抗着这种近乎暴戾的冲动,浑身上下不断颤抖,脸上青筋暴起,显得痛苦至极。


“族长,我们来接你了。”在他终于勉强压抑本能的时候,一个声音传看过来,他头也不抬,缓缓站起,眼前有一个黑衣人,此时已经把帽子取下,里面是一张发紫的脸,还有蠕动的各种颜色的经脉,他的身子似乎也有点畸形,手臂上的手指蠕动着,总的来说,勉强能保持人样。


九尾狐失魂落魄地点点头,向雪山外走去,甚至没注意八尾一下,他没这个精力,他还要压制体内嗜杀的冲动。


但是下一秒,一把锋利的尖刺从后面洞穿了他的腹部!


“得手了!”其中一个八尾欣喜地叫了一声,果然,跟山神大打出手的族长已经没有什么余力了,摘下帽子的八尾拿着尖刺,打算结果面前这个创造他们的仇人,却发现九尾狐的身体在不自觉地颤抖。


下一秒,极度恐怖的咆哮声响彻了雪山。